天青暮鼓傍郊城,意兴阑珊百年灯;
故里知己熙熙聚,他乡离人瑀瑀行。

寒暑易更人已去,看客难逢眸未明。
鸿飞霜降无知意,古来几人留姓名?

庚子年初秋于平遥古城

上两联为当时即兴做赋,下两联是誊抄时续笔。

如果你偶然看到这首诗,并且没有去过平遥古城,那么十分建议去看看《又见平遥》(古城其实很一般,没什么可逛的),真的是一场精彩纷呈的大作。